服务热线:0510-66001788

制造业PMI值:“双值”罕见并轨 八月或再“背离”

  中国官方与汇丰PMI值走势“相悖”并非一月一季,两者摩擦出点点火花,前者在枯荣线上方游走得不亦乐乎,后者陷入泥潭,越挣扎陷得越深,让投资者一头雾水。专家解析两者矛盾之处源自受访层次及角度不同,由侧重点透过数据看本质,自能解读出些门道。6月起,各项“微刺激政策”逐一落实,地方政府将举措实施到位,官方、汇丰制造业PMI值终于“言归于好、并肩而行”,“针灸刺穴”之下,经济稳增长逐渐加码,7月外需内需均有回暖,“双值”同步上浮皆在意料之中。
  然而,近期8月汇丰制造业PMI初值再演“急转直下”戏码,再跌入枯荣线下方,至50.3,反映出被访的中小企业“生产与需求”两弱,是拖累指数下滑的罪魁祸首,一桶“冰水”从头浇到脚,致使市场对官方制造业PMI值期待度降低,多家机构预测经济升动力不足,复苏之路必有坎坷,一下滑向51.2也未可知,笔者觉得PMI值这般“暖寒交替”,说明“微刺激”措施现阶段根本停不下,经济扩张“提速”急不得。

中国财政收入:楼市低迷拖累 比重颠覆传统

    我国前七个月,全国公共财政收入87300亿元,为预算的62.6%,增长8.5%,;全国公共财政支出79410亿元,完成预算的51.9%,增长15%,地方财政收入增幅普遍下滑,全国24个省份收入增幅出现不同程度的回落。逐月而论,4-5月环比增长率在9.53%-23.54%,5-6月财政收入超13000亿元,同比增长7.2%-8.8%,7月财政收入延续低增长态势,月环比下浮5.94%。
  由此笔者得出一个结论:国家及各地政府资金聚集遭遇多重阻力,一方面楼市“黄金变白银”时代的跨越步伐过大,相关税收明显回落。另一方面,第二产业(工业)税收增速及比重狂降,再不加把劲赶上,“红人产业”地位或会不保。不排除下半年国家或地方政府再下多味“猛药”,想方设法解决“收入难增、支出渐缓”的问题。

货币供应量:基数效应犹存 定储资金缩水

    截至7月底,广义货币(M2)余额119.42万亿元,同比增长13.5%,增速环比下降1.2%;流通中货币(M0)余额5.73万亿元,同比增长5.4%;狭义货币(M1)余额33.13万亿元,同比增长6.7%,增速分别比上月末和去年同期低2.2个和3.0个百分点。
  换个方式通俗点讲,说明7月老百姓和各企业手中可用现金不少,月增300亿元,持钱消费、投资居多,在银行各出绝招“抢定存”时,仍选择“端着架子”观望,说明不管是企业或个人“管钱”越来越趋向理性,股市稍有回暖,转入资金量只增不减。连带作用下,银行资金池内可流动的“水”根本不够用,当然季节回调因素的存在也是一个方面。再引申一下,在此形势下,有信贷不良前科的不锈钢行业,融资门槛怎能“低”的下来。

新增信贷额:银行惜贷成瘾 信贷渠道狭窄

    7月末,本外币贷款余额83.26万亿元,同比增长13.3%。人民币贷款余额78.02万亿元,同比增长13.4%,增速分别比上月末和去年同期低0.6个和0.9个百分点。当月(7月)人民币贷款增加3852亿元,同比下降44.96%。
  不如把“7月人民币贷款增加额”作为一个切入点,看到的事实是当月新增信贷额“收拢”,与6月相差6948亿元,并非融资需求量不高,相反“经营不善、效益不佳”,急着贷款的企业“比比皆是”,但银行以“信贷资产质量管控严”为由变相提高贷款准入,将大部分的借钱者拦在门外,惜贷之意渐浓,批贷极为谨慎。往近了说,8月份不少资金难得周转不灵的不锈钢大企业“躺着中枪”。

Shibor利率:净投放增三成 资金局地除旱

    截至8月29日,上海银行间同业拆放利率显示,1、3、6月期均呈下浮走势,日跌幅分别为0.0190、0.0030、0.0001个百分点,环比月初下跌2.28%、1.04%、0.56%。其他品种利率均有不同程度的上行,14天期利率涨幅尤为突出,上探14.9个基点。
  央行救急不救穷,八月最后一周,共开展了14天期100亿元的正回购,且维持3.7%利率不动,周净投放额为450亿元,较上周增加了340亿元之多,专家认为这对宽松流动性起不了多大作用,正可谓“项庄舞剑志在沛公”,看来央行是有意用资金投放的方式,安抚新增信贷创新低的不安情绪。shibor拆放利率近一周的波动,反应了市场对资金成本的预期在变化,银行间资金头寸稍有松动。

企业景气指数:各行明争暗斗 前景不容乐观

    2014年一季度工业企业景气指数为128.0,比去年四季度高3.7点,主要是反映工业企业未来景气预判的预期工业企业景气指数较高。其中,反映工业企业当前景气状态的即期工业企业景气指数为122.5,比去年四季度低6.1点;反映工业企业未来景气预判的预期工业企业景气指数为131.6,比去年四季度高10.2点。2014年一季度,工业企业家信心指数为124.3,比去年四季度高3.3点。
  非常值得注意的是,一季度景气度相对较低的行业按景气指数由低到高排列依次是石油加工、钢铁和废弃资源利用等3个行业,景气指数在110以下,钢铁业作为曾经重工业的英雄,目前“抓转型、重生产、提效益”,对“金九银十”盘价逆势拉涨,观点各异,不可忽视的是前期所建立的信心有流失迹象。截至目前,二季度的相关数据还未出炉,但就现有的情况来看,行业洗牌扩大化,企业景气指数或难以“三连升”,企业家信心指数或进一步下跌。

矿产商品价格:镍矿为风向标 覆盖负面情绪

    截至2014年7月,企业商品价格总指数为99.1,同比增长0.3%,环比增长0.2%;农产品价格指数为99.7,同比减少6.03%,环比下降0.4%;矿石产品价格指数为97.3,同比增长1.67%,环比0.83%。
  企业商品(矿产品)交易价格指数所抽查的每个企业的报价加权平均数,2012.12-2014.7区间走势呈“波浪形”,今年反弹势头不可小觑,连续四个月斜线上涨,累计上涨1.3。之所以能由低调转向高调,原因无外乎“妖镍”太耀眼,印尼禁矿令自颁布以后,镍就有随时走进短缺窘境的可能性,青岛融资丑闻之后,隐形库存遁术失效,魔术般快速膨胀的LME镍可用库存,让不少投资者玩起了心理战 ,好在镍商盼涨激情仍在,间接覆盖了铁矿石价格跌跌不休所带来的负面情绪。

钢铁流通PMI值:指数一片向好 不锈一叶障目

    截至2014年7月,企业商品价格总指数为99.1,同比增长0.3%,环比增长0.2%;农产品价格指数为99.7,同比减少6.03%,环比下降0.4%;矿石产品价格指数为97.3,同比增长1.67%,环比0.83%。
  企业商品(矿产品)交易价格指数所抽查的每个企业的报价加权平均数,2012.12-2014.7区间走势呈“波浪形”,今年反弹势头不可小觑,连续四个月斜线上涨,累计上涨1.3。之所以能由低调转向高调,原因无外乎“妖镍”太耀眼,印尼禁矿令自颁布以后,镍就有随时走进短缺窘境的可能性,青岛融资丑闻之后,隐形库存遁术失效,魔术般快速膨胀的LME镍可用库存,让不少投资者玩起了心理战 ,好在镍商盼涨激情仍在,间接覆盖了铁矿石价格跌跌不休所带来的负面情绪。

城镇固定资产投资:增速微幅回落 工业频频中招

    7月全国固定资产投资(不含农户)46723亿元,同比增长15.64,环比下降20.88%。1-7月份,全国固定资产投资(不含农户)259493亿元,同比名义增长17%,增速比1-6月份回落0.3个百分点。从环比速度看,7月份固定资产投资(不含农户)增长1.27%。
忽略其他两个产业,1-7月工业投资106988亿元,环比增速下降0.3%,其中采矿业投资增长3.8%至7129亿元,增速明显放缓,制造业投资增速微幅调整,投资额为88600亿元。
  纵观全局,7月与5月投资规模差不多,与其将投资增速回落的原因归结为房地产拖后腿,不如将制造业产能过剩拎出来当街示众,再摆上台面讨论,成立钢厂联盟减产,并摆上议事日程,或能在后期提高其投资积极性。

  资金周转不灵了咋办,找国有银行借啊?此路不通?那找私人借贷啊,受到了联保联贷的影响,很多不锈钢友人会说“谈钱多伤感情”,况且自身资金流动性也好不到哪里去,钱袋子瘪瘪的,也难助你一臂之力……
  此时,不禁反复思量,央行投放的那么多资金到底去了哪里?蒸发了多少?逼的不锈钢行业大佬们这般缺钱用?茶余饭后,钢贸商都在谈论着,某某银行方面摆谱不给资金放行,月末还贷又有压力,融资渠道不畅,笔者认为这是拜“不良贷款率”高企所赐,前浪没做好榜样,后浪被迫接受现实,站在银行的角度,考虑更多的是资金借出的风险,这点毋庸置疑。
  此外,融资成本患上“高贵”病,这也是部分钢贸商被迫无奈而“病急乱投医”所致,即使能排除万难,批准了贷款申请,仍需等着银行对贷款资金“雁过拔毛”,“东扣西扣”到手的钱被砍掉了一个角,也只得笑着接受。据了解,目前银行贷款成本由6%、6.5%、7%,直至目前的8%,变相吃掉了钢贸商本就微薄的利润,以20亿元融资金额为例,所需支付的各项利息竟高达1.5亿元左右。
编辑:两木三泪(以上为个人观点,仅供参考,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行情交流加QQ:81608473)